• 毛毛

人與人的奇妙連結

昨天和作家”小歐“ 見面,認識小歐是一連串奇妙的緣分,像是一連串無形力量的指引。小歐是台灣 ”四國遍路” 圈的名人,也是”遍路”這本書的作者。這個緣份的連結可以回溯從華華離職說起。


我們的朋友大概知道,我從工作18年的銀行離職,考慮了5年,而華華只用了一下午,就做了這個重大的決定!從也是工作18年的職場退出,也因為是很快速的決定,其實離職之後,華華都還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這是生命中從未有過的經驗,華華雖然身經百戰,也是會心慌的。經過一年摸索,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向,這時候我們參加了救國團服務員協會舉辦的中橫健行,我們覺得這一段中橫的路,是可以讓人沈澱,遇見內心的自己,認識自己,得到療癒,並且勇敢跨出改變的那一步。所以我們決定舉辦中橫健行工作坊,白天走路,晚上進行心靈探索的課程,因此我們對於用雙腳行進的旅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們也試著想找到,除了中橫,還有哪一個路線適合做這件事情。然而中橫的美好實在難以取代,所以我們也試著考慮國外的路線,第一個想到的,是西班牙朝聖之路,聖雅各之路。後來又聽說日本有一條類似的朝聖路線,叫做四國遍路,也是用徒步方式前進的一個旅程,全程如果一次走完,大約需要44天,1200公里。覺得這個目標有點遙不可及,直到我在2019年三月的台南催眠班中,讓同學幫我做”夢想成真”的練習,就用四國遍路當主題,隔月就訂了前往日本四國的機票,要去實踐這個夢想。


四月回高雄掃墓結束之後,看到有一個四國遍路展的活動,地點就在鼓山附近。在這個展覽當中,我們第一次看到遍路者穿的白衣,朱印,菅笠,金剛杖,也第一次看到小歐的書 ”遍路“ ,回家立刻買了這本書,並且按照書上的記載進行規劃,也在同年11月正式踏上了四國遍路的旅程。


就在第二天的行程,我們在第八番熊谷寺外的大馬路上,我們迎面遇見了逆時針前進的”三村守“ 先生,三村先生很主動跟我們打招呼,知道我們從台灣來之後,告訴我們他會說中文,同時來過台灣,也認識”遍路“的作者小歐,並且告訴我們他來台灣找過小歐,跟我們合照之後,他說他會寫email 給小歐,告訴小歐他遇見了來自台灣的我們。雖然我們看了小歐的書,有一種對小歐很熟的錯覺,然而我們知道小歐不認識我們。後來,在 四國遍路同好會 粉絲頁,跟小歐的留言做了互動,之後也在臉書上詢問有關四國遍路的事情,算是跟小歐有了第一次的接觸,也感覺到小歐是一位很親切的作家,也有了後來跟小歐第一次見面的機會。


昨天聊了很多,關於四國遍路,彼此的工作,還有一些生命經歷。小歐不愧是作家,聽她說故事會忘記時間的流逝,我以為12點多的時候,實際上已經是下午2點了。原來三村守先生曾經在中國工作,卻非常喜愛台灣人,在遍路上以逆時針方向前進,這是比較困難的走法,也跟大部分人順時針方向的走法相反,但是可以遇到很多的人,只要遇到台灣人就很高興,如果一陣子沒遇到,也會跟小歐說,怎麼都沒遇到台灣人?三村先生也曾經幫助過冬天在山裡雪地中迷路的台灣人,小歐說三村先生和第三番的佐野先生,是遍路上台灣人的兩大守護者。


小歐說,這一切好像大師的手在背後推動與指引,我跟華華在遍路上也有這樣的感覺,冥冥中我們一直被守護著。本來四月要出發的遍路行程,因爲疫情取消了,去過遍路的同好都會對這個旅程感到很懷念,並戲稱這叫做 ”四國病”,是一種很類似相思病或思鄉病的狀態,期待下一次的相聚。

6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為什麼知道,但做不到

情緒是由潛意識主導的,信念也是。所以我們會發現,意識無法控制情緒,能做的只有轉移注意力,例如有創傷經驗的人,常常把時程排得滿滿的,好讓自己不用去面對這些情緒。然而在獨處的時候,就很難做到了。 講道理其實很容易懂,但是只有身在其中的時候,才發現其實很不容易。就像耳熟能詳的故事:“大象小時候被鐵鍊繫在木樁上,努力掙脫不但失敗,還讓腳受傷了,這樣失敗的經驗,讓大象長大後,早有足夠力量掙脫,卻再也不會嘗試

驚呆了

小時候,大約幼稚園,媽媽帶我去給人算命,算命師說,我以後會當小兒科醫師,雖然高中以後選了第三類組,讀的是生物系,與醫學院擦不到邊,更別提什麼小兒科醫師了。 現在成了催眠療癒師,從工作累積的經驗中,慢慢發現八九成的人,提出的議題幾乎都與內在小孩有關,因為童年或嬰兒時期與父母相處的品質,對往後的人生,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所以我在催眠療癒時,回溯到童年去照顧內在小孩的頻率越來越高。 今天突然發現,唉呀!

 

©2019 by 心。遇見.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