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毛

家族系統排列學習

這次宜蘭地方法院的實習,一樣的有許多觸動和學習,也看到和之前不一樣的情形。


第一次遇到只有兩位主動舉手的排列場合,也因此看到國芳老師如何自然不造成壓力的邀請個案上台。療癒師們總是說,個案願意我們才能進行療癒,可是在法院的工作場合,個案們幾乎都不是自願到場的,這時候就可以看見國芳老師的功力,如何讓非自願的個案,得到滿滿的感動與收穫。這同時也是家族系統排列的特性,透過代表,讓事實活生生的呈現在眼前,找出愛與生命之道。最後個案總是會順從國芳老師的引導,說出療癒句,找到方向與力量。


除此之外,也看到保護官的用心,不論是苗栗的,還是宜蘭的保護官,很用心的幫孩子們尋求最好的出路,從這個角度來看,覺得受到如此用心對待的孩子們是幸福的。


從大陸嫁來台灣的新住民媽媽,因為對父親溺愛弟弟感到不平,弟弟犯的錯總是找她處理,最後負氣從福州離家遠嫁到台灣20年,也許因為委身的對象並不理想,心裡是有許多埋怨的,也覺得是因為父親的關係才害自己嫁到台灣受苦。對台灣土地不認同,遠颺的故鄉也回不去,如同失根的蘭花,在台灣出生的孩子們也無法穩定。在父親意外過世之後這位媽媽也為自己沒有請父親吃過一頓飯而感到悔恨。


於是在這個工作中,老師引導媽媽向台灣土地表達感謝。老師說這是新住民常常遇見的狀況,如果不認同這塊土地,就無法安定下來。


一位走路不方便的長者,帶著一位看起來像國小的男孩,原來他們是年紀差距很大的父子。國芳老師了解他們的狀況之後,沉吟了一下,說唯一能做的只有這樣。邀請爸爸和媽媽的代表,站在男孩面前,男孩的背後則是他的夢想代表“成為自由車選手”,代表的後面,是生命力的代表。


老師先讓男孩呼喚父母,再讓男孩注視父母的眼睛,爸爸媽媽代表分別說出想給孩子的祝福,老師請孩子記得父母凝視自己的眼神,收下父母的祝福,然後讓孩子轉身背對父母,父母分別把手放在男孩的兩邊肩膀上,讓男孩感受父母傳達的能量,再把孩子推向前,迎向他的夢想和生命力。


男孩的母親已經因為販毒入獄,而父親也即將因為販毒入獄,父親年事高且身體狀況不好,未來並不樂觀,孩子在父親入獄後將接受安置。老師說過很多次,販毒對後代所帶來的影響非常大,可以遇見孩子未來將面臨許多困難,做什麼排列都沒有用,唯有用這個孩子帶來希望,希望他可以帶著這個力量去面對他的挑戰。


坐在我旁邊的媽媽,是下午的第一位個案,早上她的雙手一直不自然且緊繃的交握著,下午排列結束之後,整個放鬆開來,甚至聽到她的笑聲。很明顯剛才的排列為她帶來很大的轉化與幫助。


很感恩有機會在法院見習,有很多的學習與看見,感謝國芳老師以及一起學習的同學們。


5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不一樣的出發點

催眠是一個療癒與助人的工具,在療癒與助人的過程中,會產生收入,同時會發現自己是被看顧、被支持的。如果把療癒工作當成職業,然後為了收入去做這份工作,可能就體會不到被看顧與支持的感覺。 一個療癒者會不斷學習許多療癒的工具,充實各樣的知識。而催眠是療癒的基礎,學習催眠之後,再學習其他療癒工具,會有不一樣的看見,也會學得更深更快。 持續做個案是必要的,個案才是我們真正的老師,累積的個案經驗,也會成為我們珍

如何成為好老公?

華華的朋友,看見我戴頭燈煮菜的照片,問華華說,可不可以開一堂課,叫做 “如何當一個好老公”。 我第一個反應是笑,然後跟華華說,“感覺上只有女生才會來上課”,華華也笑。 好老公的定義應該每個人都不一樣?不過會做家事,通常就會被認為是好伴侶吧!我也認為做家事確實是會給對方帶來幸福感。 不過,跟不同人相處的時候,我們會呈現出不同的樣貌,所以如果我被認為是好老公,至少有一半是因為華華的關係才是? 有一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