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毛

睜開眼睛的催眠


每個人,包含催眠師,對於催眠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觀點和定義。多數人可能會覺得,用無預期的方式改變對方想法就叫做催眠。我自己給催眠的定義是,在催眠狀態下進行的各種療癒叫做催眠,這樣的定義,會打開催眠無限的可能性。


催眠狀態可能也有各種定義,而繞過表意識的控制,這個定義是我喜歡的。繞過表意識控制,並不是失去意識,意思是頭腦是情形的,但是不會介入去判斷或質疑催眠狀態下出現的情境或反應。


與大多數人的擔心不同,催眠療癒只需要在很淺的催眠深度就可以進行,大多數時候不需要進入到很深的催眠狀態,甚至無意識的狀態下工作,因為表意識如果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就失去了一次學習與超越的機會。


進入催眠狀態的途徑不只一個,也不一定要閉眼睛的放鬆引導來進入催眠,當我們處在一個情緒下,其實已經是一種輕度的催眠狀態了。像是催眠師常用的情感橋連結(又叫做感覺連結法),就是這個現象的應用,透過情緒或身體感受,去連結到關鍵事件。


有一次參加工作坊,老師引導同學站著,一步一步走薩提爾的冰山,中間引導同學跟小時候的自己對話,同學出現蠻多的情緒,在對話表達之後也釋放了不少情緒,感覺如釋重負。結束後同學突然問老師:“老師剛才幫我做了什麼?我剛剛好像做了一場夢!”,旁邊的同學都說,老師什麼都沒做,只是引導妳把自己的話講出來。整個過程,同學是張開眼睛的,也沒有任何的放鬆引導,但是她已經經歷了一次催眠療癒。


在我自己的療癒工作經驗,以及在這個工作坊所呈現的,我們所面臨的議題或情緒,十有八九都指向小時候的自己(內在小孩),所以我也準備整合我所學的各種療癒技術,包含催眠、家族系統排列、靜心等等,來進行陪伴小時候的自己、療癒內在小孩的工作坊了。

1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讀書會: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

下週一 5/10 晚上7點開始的讀書會: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上) 在我的催眠課程裡,會特別推薦這本書給同學們。 推薦這本書的原因是,雖然這是一本關於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的書,然而書中所描述的創傷機制,卻跟我們遇見的各種情緒議題,發生的原因是非常相似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也就是透過這本書,可以暸解我們的情緒風暴,是從哪裡來的,這對於一個助人工作者,能夠理解情緒發生的原因,從而進行療癒是非常有幫

身體的體驗

今天是我們休假日,昨天開始跟華華討論今天要去哪裡?抹茶山?故宮?迪化街?鐵道博物館?看電影?...討論了半天,吃完早餐去汐止運動中心逛了一圈,最後決定在家做蠟燭,原來窩在家才是我們心裡最想待的地方。 等待蠟燭冷卻時,拿出老友送的手工打造小剪刀,這是一把古早味的手工剪刀,手工剪刀比較厚重,有種可以使用一輩子的感覺,這剪刀的刀刃超級鋒利!我跟華華說,用這把剪刀來剪燭芯,超級療癒的,喀茲輕響剪斷燭芯瞬間

為什麼知道,但做不到

情緒是由潛意識主導的,信念也是。所以我們會發現,意識無法控制情緒,能做的只有轉移注意力,例如有創傷經驗的人,常常把時程排得滿滿的,好讓自己不用去面對這些情緒。然而在獨處的時候,就很難做到了。 講道理其實很容易懂,但是只有身在其中的時候,才發現其實很不容易。就像耳熟能詳的故事:“大象小時候被鐵鍊繫在木樁上,努力掙脫不但失敗,還讓腳受傷了,這樣失敗的經驗,讓大象長大後,早有足夠力量掙脫,卻再也不會嘗試